<form id="fzhtj"><form id="fzhtj"><nobr id="fzhtj"></nobr></form></form>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nobr id="fzhtj"></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ter id="fzhtj"></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nuitem id="fzhtj"></menuitem></nobr></address>

            歡迎來到京戶網,本站免費分享最新戶口資訊!

            北京變動積分落戶指標 超大型城市政策將更嚴

            人才引進 2020-05-15 00:13176未知京戶網小編
            從5月13日起在首都之窗網站上,新版《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和《北京市積分落戶操作管理細則》(征求意見稿)正式公示并面向社會征求意見。
             
            據了解,此前的北京市積分落戶試行政策已于2019年12月31日到期,有關部門對政策進行了修訂。
             
            但修訂并不意味著放松指標。京戶網對比了新舊兩版《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后發現,在部分指標的設置上,落戶的標準較此前更加嚴格了。
             
            中國城鎮化促進會城鄉統籌委副秘書長孫文華在14日接受京戶網采訪時表示,自從去年中國放開戶籍流動之后,超大型城市的落戶政策是越來越緊了,而其他城市的落戶政策應該是越來越寬松。
             
            職住區域要求自有住所
             
            據北京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在保持“4+2+7”(即4項資格條件、2個基礎指標、7個導向指標)的積分落戶指標體系框架穩定下,7個導向指標(教育背景、職住區域、創新創業、納稅、年齡、榮譽表彰、守法記錄)中有6個從操作層面予以完善。
             
            首先從職住區域的指標來看,相比2016年出臺的試行辦法,修訂后的積分落戶管理辦法明確要求自2017年1月1日起,申請人需要在本市城六區之外其他行政區自有住所居住,且取得落戶資格后須在該自有住所落戶。
             
            從過去僅要求居住地,到現在需要申請者有自由住所,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在14日接受京戶網采訪時表示,政策的改變對房地產有一定的鼓勵作用,但更多是為了引導購房行為在不同區域進行,而不是因為房地產市場處于下行。
             
            “北京現在越來越把中央政務區的住房需求導出到其他地區,更加區分區域板塊的功能定位,所以鼓勵人們到六區以外住房落戶,包括其他的一系列配套政策,也是為了更多地將資源往六區以外的一些區域流動。” 嚴躍進說。
             
            不過從政策的角度來看,孫文華認為,這也增加了落戶的難度。
             
            同時,如果申請人主要依靠在創新創業指標提高落戶積分,對他們而言,新修訂的指標范圍也有所縮窄。剔除了“就業”的條件,僅保留了“投資”的積分。
             
            在新修訂的辦法中,除了在科創文領域獲得國家級或有關部門認定的世界級獎項,或本市市級獎項之外,申請人在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或科技型中小企業工作并持股比例不低于10%,且企業近三年獲得股權類現金融資達到一定條件的,也可以獲得積分。
             
            但在2016年的試行辦法中,申請人在經認定的科技企業孵化器及眾創空間中符合一定條件的創業企業就業的,只要在工資收入符合一定條件仍可獲得積分。
             
            對此,北京市官方解釋稱,創新創業是導向指標,體現了北京市全國科技創新中心的城市功能定位要求。考慮到城市發展需求,對獲得一定股權類現金融資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或科技型中小企業持股人員加分,并優化部分獎項內容。
             
            不過,再細看其他的細則能發現,北京市此次修訂也對教育背景指標進行了放寬,增加了對只取得學歷或學位人員可積分的內容,調整就學期間社保扣繳規則,進一步體現就學、就業起點公平。
             
            以申請人小甲為例,其高中畢業后1998年9月至2002年8月取得全日制大學本科學歷,但未取得學士學位證書。按照原試行政策,小甲1998年9月至2002年8月這段時間既沒有合法穩定就業指標積分,也沒有教育背景指標積分。按照修訂后的政策,小甲在這段時間可以取得10.5分(相當于大學專科學歷積分)。
             
            人口流出、老齡化不改收緊趨勢
             
            雖然說“北漂”落戶難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但另一方面,從近兩年的統計數據來看,北京外來人口、常住人口也呈現雙雙流出的情況。
             
            尤其是在外來人口方面,已經連續4年呈現“負增長”。 《北京市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9年北京市城鎮人口1865萬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為86.6%;而常住外來人口為745.6萬人,較2018年減少19萬人。
             
            不僅人口流出加快,老齡化也成為了北京市需要直面的問題。
             
            2018年北京市總人口撫養比達到27.75%,相比2010年增長6.81個百分點,自2016年出生人口開始下降,老年人口規模快速上升成為了總撫養比持續走高的主要原因。
             
            而新修訂的辦法不僅在創新創業領域的指標有所縮窄,在年齡范圍上也規定了申請人年齡不超過45周歲的,加20分,但年齡在45周歲以上的,每增加一歲(含不滿一歲)少加4分。
             
            對此,孫文華表示,這也顯示了超大型城市的戶籍將會作為調節人口結構的工具。
             
            “戶籍背后涉及到養老金、失業保險金、醫療保險等公共福利的統籌,以及公共資源的合理配置。”孫文華認為,超大型城市的人口規模已經很大,其的落戶限制大概率不會放松。
             
            據發展北京官方微信消息,自2016年8月北京市積分落戶的試行辦法出臺以來,按照每年6000人并同分同落的安排,2018年、2019年共有1.2萬余名申請人獲得落戶資格,截至目前已有11189人辦理落戶,隨遷子女8631人,共計落戶19820人。
             
            與同為超大型城市的廣州、深圳相比,北京市落戶的名額其實并不算“大手筆”。
             
            據了解,2019年的廣州積分入戶指標為8000個。而深圳則是從2017年起,連續第三年放出了1萬個落戶名額。
             
            官方規劃指出,到2020年,北京常住人口規模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2020年以后長期穩定在這一水平。這也意味著,北京市還剩下146.4萬人的增長空間。
             
            在超大城市的制約下,北京市對人口的落戶顯得精打細算。而鄰近北京的河北和天津,他們迎接落戶的大門卻越打越開
             
            以北京市的“鄰居”河北省為例,自去年以來已經不斷地放寬了落戶政策,其中石家莊在去年3月已經提出全面放開落戶限制實現“零門檻”落戶。
             
             
            到了今年,廊坊市在5月份印發《關于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試行)》的通知中,要求實行區域差別化戶口遷移政策,首都周邊城鎮以具有合法穩定住所和合法穩定職業且參加城鎮社會保險為基本落戶條件,同時全面放開人才落戶條件。
             
            從今年已提交的落戶申請來看,流動人口對于落戶天津的熱情也是爆發式的。據日前天津市人社局公布的數據顯示,首期提交積分落戶申請人數達到17636人,較去年同期增長92.03%。
             
            背后最主要的原因,是天津市在4月份時大大降低了其積分落戶的條件。積分申報的分值從原來的140分降為110分,積分指標也由原來15項減為11項。
             
            孫文華認為,現在其他大城市的公共資源配置已經很好,超大型城市提高落戶門檻,也有利于溢出效應,推動其他城市之間的人口流動。

            2003-2019 京戶網·版權所有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安貞橋東勝古家園?

            日本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