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htj"><form id="fzhtj"><nobr id="fzhtj"></nobr></form></form>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nobr id="fzhtj"></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ter id="fzhtj"></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nuitem id="fzhtj"></menuitem></nobr></address>

            歡迎來到京戶網,本站免費分享最新戶口資訊!

            昆明、南昌先后放開落戶,人口200萬城市迫在眉睫

            落戶指標 2020-04-25 11:02155未知京戶網小編
            近日,云南出臺《關于貫徹落實建立健全城鄉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政策措施的意見》
             
            全面放開戶口在省內城區的遷移政策,取消對昆明主城區落戶的限制,探索建立戶口常住戶口登記的政策措施。
             
            這意味著包括昆明主城區在內的云南省將實現零門檻落戶。
             
            而昆明則成為繼江西南昌之后,今年第二個全面取消落戶限購、實施落戶“零門檻”的省會城市。
             
            與去年率先在省會城市石家莊打響的落戶第一槍相比,南昌和昆明在輿論層面的噪音要小得多。
             
            不過,結合國家發改委最新文件要求,包括相當多省會城市在內的兩市全面提升落戶門檻的日子并不遙遠。
             
            那么,繼石家莊、南昌、昆明之后,下一個需要全面放開落戶的省會城市是哪個?其他哪些城市必須盡快跟進?
             
            01
             
            為什么南昌和昆明站在前列?
             
            先說說南昌吧。
             
            2019年,江西提出“發揮全省優勢,做強省會”戰略。此外,還發布了《昌都城市圈發展規劃(2019-2025)》,明確:
             
            推進大南昌都市圈建設,有利于實施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更好地融入國家戰略,提升江西在國家發展中的地位,是江西的重大戰略決策。
             
            在城市群和大都市圈時代,大城市的平臺作用對區域經濟的發展越來越重要。江西提出做大做強南昌,無疑是一個利好舉措。
             
            不過,南昌的成交量確實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在華中六省會城市中,南昌的人口和GDP規模僅高于太原。
             
            截至2019年底,南昌市常住人口560.6萬人。與其他四個省會城市相比,合肥、長沙的人口超過800萬,鄭州、武漢則進入了1000萬的俱樂部。
             
            GDP方面,2019年南昌市GDP為5596.18億元。武漢、長沙和鄭州都進入了萬億GDP俱樂部,合肥現在是一個準萬億城市。
             
            從首要地位看,南昌僅占全省GDP的20%多一點,武漢、長沙占30%多一點,合肥近30%。
             
            因此,南昌市放開落戶,擴大城市人口和經濟總量,提高城市的主導地位,不僅重要而且緊迫。
             
            從“搶人”的角度看,南昌的情況也可以說非常嚴重。畢竟,江西是連接廣東、香港、澳門和長江三角洲的唯一省份。
             
            也就是說,南昌作為省會城市,在吸引省內人口方面要面對長三角和大灣區的競爭。在這種情況下,盡快打開落戶的門檻,別無選擇。
             
            本月,國務院批準成立江西內陸開放經濟試驗區。在這樣的政策下,作為省會城市的南昌取消了落戶的門檻,這也是順風順水。
             
            02
             
            再來看昆明。
             
            2019年,昆明市調整后GDP達到6475.88億元,居省會城市第12位,相當于中等水平。
             
            截至2018年底(2019年未公布),昆明常住人口685萬人。
             
            在城市群時代,一個城市的發展上限與其能源水平有很大關系。昆明在這方面沒有多大優勢。
             
            在國家發改委命名的15個城市群中,昆明作為滇中城市群的核心城市,不僅需要提升帶動能力,而且與其他主要城市群還有很長的距離。
             
            例如,貴陽在融入廣東、香港、澳門、Dawan和成都重慶兩市經濟圈方面具有更大的優勢,而云南中部城市群的未來只能依靠昆明來提高其能源水平。
             
            事實上,從人口第一的角度看,昆明市常住人口占全省總人口的比例還不到15%,還有很大的提高空間。
             
            此外,在當今激烈的“搶人大戰”中,昆明的人口增長確實需要火上澆油。
             
            例如,2010年至2018年的8年間,昆明市常住人口增長只有40萬左右,僅相當于深圳市一年的人口增長。這個速度顯然需要加快。
             
            因此,打開落戶的門檻,加快人口擴張,是昆明市非常現實的選擇,這也關系到昆明市、滇中城市群乃至整個云南的未來。
             
            03
             
            當然,從兩市自身的角度來看,降低落戶的門檻是必要的。
             
            而從國家發改委的最新要求來看,南昌和昆明確實應該開放。
             
            國家發改委日前發布的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重點任務明確:
             
            鼓勵符合條件的一類城市全面提高落戶限額,超大型城市全面提高郊區新區落戶限額;
             
            督促二類大城市和中小城市(含設區市、縣級市)堅決貫徹落實《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進社會流動體制和勞動機制改革的意見》人才,徹底取消落戶的限制。
             
            其中,城鎮常住人口300萬以上500萬以下的城市為一類大城市;城鎮常住人口100萬以上300萬以下的城市為二類大城市。
             
            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最新發布的《2018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一類大城市包括沈陽、哈爾濱、青島、昆明、杭州、長沙、鄭州、長春、濟南和大連。
             
            在這些城市中,昆明是唯一一個實現零門檻落戶的城市,也就是說,昆明實際上是第一個宣布零門檻落戶的一類大城市,可以說是開局不錯。
             
            此外,沈陽市最近再次降低了落戶的門檻。今后還需要更多的一類城市跟進。
             
            如果一類大城市取消落戶限購仍處于“鼓勵”階段,那么二類大城市“零門檻”落戶實際上是一個硬性要求。
             
            在國家發改委的文件中,使用了“督促”一詞。很明顯,它正在擊敗一些城市。
             
            目前,太原、石家莊、蘇州、南昌、汕頭、南寧、東莞、福州、合肥、無錫、烏魯木齊、貴陽、廈門、洛陽、寧波為主要的二類城市,人口不足300萬。
             
            在這些城市中,石家莊和南昌已經領先。其他城市的落戶限購令出臺只是時間問題。
             
            至少今年,繼昆明、南昌之后,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的省會城市加入“零門檻”落戶。
             
            04
             
            客觀地說,在落戶門檻整體降低的今天,在大城市宣布落戶“零門檻”的時候,絕大多數城市并不會帶來立竿見影的人口增長井噴。
             
            首先,多數城市落戶的門檻其實很低,很多只是落戶的形式限制,實現落戶的剛性需求并不難。
             
            二是多數城市戶籍人口增長主要是由常住人口向戶籍人口轉變。因此,開放落戶,至少在短期內,對常住人口的增量影響有限。
             
            當然,落戶限購令的取消,將給戶籍分配的城市公共服務資源帶來一定壓力,這也可能是許多城市所關注的問題。
             
            不過,目前除了政策要求外,落戶顯然有了更多的實際效益。
             
            首先,在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越來越大的今天,放開落戶限額,讓更多的人安心扎根城市,對擴大消費有實質性的好處。
             
            其次,房地產市場調控大多以戶籍為主,落戶限購令放開,城市房地產市場將增加更多配套力量。
             
            此外,政策層面對本市放開落戶有越來越多的激勵作用。
             
            比如,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重點任務明確:
             
            提高城市政府從農業轉移人口中吸收落戶的積極性,加大對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獎勵資金的支持力度,加大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與落戶數量的掛鉤力度。
             
            此外,不久前,國務院還明確將三類土地審批權下放給省政府。中央關于建立更加完善的市場化配置體制和要素機制的意見,也要求建立健全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
             
            這些都為城市人口擴張和落戶開放提供了更加現實的空間和動力。
             
            更重要的是,普遍降低戶籍門檻是大勢所趨。未來,“零門檻”的落戶將成為大多數城市的標準配置,而落戶的限購將成為“例外”,而且越晚開放,就越被動。
             
            既然對外開放是遲早的事,我們也可以畫出最后一波流動人口紅利,也可以展示城市開放包容的形象。為什么不呢?

            2003-2019 京戶網·版權所有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安貞橋東勝古家園?

            日本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