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htj"><form id="fzhtj"><nobr id="fzhtj"></nobr></form></form>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nobr id="fzhtj"></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ter id="fzhtj"></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nuitem id="fzhtj"></menuitem></nobr></address>

            歡迎來到京戶網,本站免費分享最新戶口資訊!

            解讀城市落戶政策、人口密度、都市圈與補短板

            積分指南 2020-05-03 22:25180未知京戶網小編
            事件讓大家在潛移默化中重新審視和思考城市的發展模式和綜合管理水平,事件暴露了都市圈的哪些短板?大城市還應當繼續聚集人口嗎?后事件時代,大城市發展的想象空間在哪里?
             
            就上述話題,經濟觀察報邀請到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院的執行院長陸銘做了專題分享,以下內容據陸銘分享整理。
             
            人口密度與事件
             
            事件期間,產生了一些對大城市的質疑,特別是原來比較主張發展農村和中小城市的學者在質疑大城市的人口密度。
             
            有一些問題我認為需要厘清。
             
            首先,我覺得把事件的發生和人口規模、人口密度聯系在一起,是沒有科學依據的,事實上,有些事件就發生在農村和小城市。
             
            歷史上大規模的事件一直存在,從以前歐洲的鼠疫到現代美國的流感。盡管事件一直沒有離開過人類歷史,但是城市化和大城市的發展從來沒有停止過。
             
            世界上一直存在著兩個最基本的關于城市發展的經驗性規律:第一,城市化水平不斷提高;第二,人口進一步從小城市向大城市集中。哪怕是在已經完成城市化進程的發達國家,人口仍在向大城市集中。
             
            有人可能說,教科書告訴我們有逆城市化。
             
            如果要說人口離開大城市,在二戰以后到70年代這段時間,紐約、倫敦這樣的城市人口是有點減少的,但那是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發生的。
             
            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當時歐美很多城市仍處在工業化階段,大量的工作崗位是在城市的郊區。
             
            第二個原因是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包括汽車的普及,大家覺得住在城郊也沒有關系。
             
            但在80年代以后這30多年里,人口又重新向大城市集中,并且向大城市的中心城區集中,從這個意義上講,到現在也沒有逆城市化這件事情。
             
            第二個觀點講到事件,大家可能覺得事件跟人口密度、人口流動有關。
             
            第一,散播跟人口密度有沒有關系?有,坦率講關系不大。因為人口密度是指群聚意義上的密度。
             
            哪怕你在農村地區,如果群居起來也會導致事件。反過來講,在大城市高人口密度地區,如果避免了群聚,其實也不會有散播。
             
            韓國的事件并不是爆發在首爾,意大利也不是以羅馬為主,這些都說明,防護是最關鍵的,而不是城市平均的人口密度。
             
            第二,關于人流,這次疊加春節導致事件在全國擴散。要區分兩種人口流動,一種是因為經濟發展的需要,比如就業、求學、旅游,這種流動如果阻斷,經濟發展就沒有了。
             
            但是我們有將近3億的流動人口,在他所居住和就業的城市,沒有辦法享受公共服務,產生了普遍的家庭分離狀況,于是產生了一個巨大的人流,導致了事件的散播。如果外來人口可以在就業地定居,并平等地享受公共服務,那么,春節期間的人流就可以大幅度地下降。
             
            不是經濟發展導致的人流,而是制度因素導致的相關人流。
             
            如果大家還覺得人口規模、人口密度下降就能防范風險,我們不妨做一個簡單的思維實驗。
             
            假設還有下一次事件,我們不知道會發生在哪個城市,如果人口規模跟事件有關,就得把全國的城市人口全部往下調,否則起不到防范風險的作用。
             
            大家想,就算有一個政策能把全國的大城市人口全部調低20%,這是非常大的一個尺度了,像這次在武漢爆發的事情就能夠減弱或者停止嗎?相反,如果城市規模倒退20%,對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卻會有極大的影響。所以不能把事件的產生和散播簡單地跟人口規模和人口密度掛鉤。
             
            人口密度與服務
             
            接下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問號了,事件會不會改變城市發展的路徑?或者說,為什么歷史上不斷地有事件發生,但世界上各個國家的人口仍然在向城市移動,并且在向大城市移動?
             
            為了解釋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回到經濟和社會發展最原初的動力,這就要講到人性。
             
            我問兩個問題:第一,人的收入水平提高以后,是會更多消費服務,還是更少消費服務?答案很顯然,更多消費服務。
             
            第二個問題,當你更多消費服務的時候,是不是希望有更好的、更多樣的服務?我想答案也非常簡單,是。
             
            也許個別的人會說不是,我是宅男,我們講經濟規律是基于絕大多數人的選擇,只要絕大部分人收入水平提高,會消費更多的服務,并且他在意服務的質量和多樣性,我們就得到關于趨勢的判斷了。
             
            接下來就要講服務的特性了,服務業有兩大特性,第一是不可運輸,第二是不可儲藏。
             
            比如說理個發,吃個飯,看歌劇話劇。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就是高人口密度,人口密度高了,見面的成本就下降了。
             
            相對農村來講,城市有更高的人口密度,相對小城市來講,大城市有更高的人口密度,再加上在大城市內部中心城區有更高的人口密度,于是人口就向著城市、大城市、大城市內部市中心方向集中,來滿足對服務業的需求。
             
            在大城市、特大城市,服務占比遠遠超過一般非大城市,從國際上看,人均GDP越高的國家服務業占比越高。
             
            人要往城市走,往大城市走,才有利于推動服務業,這就容易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我們此前的人口導向是不利于服務業發展的。
             
            我們利用大眾點評網看一下上海餐館的分布,大部分是分布在外環以內,又集中在內環以內,打分高、種類豐富的餐館也都在外環以內,而且越是內環以內的餐館分數越高,種類越豐富。
             
            不僅是以餐館為代表的服務業如此,學校和醫院也是如此。
             
            我最近幫亞洲銀行做了一個燈光數據,我們把夜晚的燈光連在一起的城市稱之為都市圈,在中國,以廣州為核心的都市圈,是真正比較好的連片發展的。我后面會講到上海的情況。
             
            我最近的研究里預測了未來中國(除港澳臺以外)的人口空間分布,大概到2035年,15年后,京津、上海周圍、廣州、深圳,重慶幾個大的人口聚集區。
             
            這樣的人口變化趨勢一定會帶來有些地方人口增長有些地方的人口減少,像華北、淮河地區、東北和西部地區,大量地區的人口是減少的,人口在往圓圈大的地方集中。
             
            東京都市圈與長三角城市群
             
            接下來要給大家講中國目前的都市圈跟國際相比到底處在什么狀態?
             
            首先講一個定義,什么叫都市圈,因為今天在中國往往把都市圈和城市群混為一談。
             
            城市群的定義是指一組城市結合成的一個區域,比如長三角叫城市群,粵港澳叫城市群。
             
            都市圈是什么?都市圈是以核心大城市為中心,以軌道交通緊密連接周邊中小城市的日通勤圈。
             
            中國城市是太陽系,大城市周邊是衛星城,通過高速公路和軌道交通聯系在一起,但實際上中間有很多空的地方,往往是農田。原來城市規劃喜歡搞組團化發展,用流行的話是防止城市的無序蔓延。
             
            但是大家想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當城市群發展了以后,為了減少外圍的通勤壓力,提高通勤效率,是應該把人放在外圍的小圈圈里?還是放在軌道交通沿線呢?既然人們是要向中心通勤的,應該盡量讓他便捷嘛。
             
            以東京、紐約為代表的城市,是八爪魚形態,一方面城市擴張了,一方面通勤效率比較高。
             
            我們來做一下國際對比。
             
            東京都市圈有很多市,它的市尺度非常小,僅相當于我們的縣和區,而在整個都市圈的范圍內,50公里才到了圖片左邊的邊界——山地,往南80公里的半徑,基本上連片發展。
             
            它的綠帶有一些條狀的,分布在軌道交通的中間狹長的地方。
             
            目前上海的城市蔓延半徑只有不到30公里,從人民廣場到松江,也就30公里,這個距離拿到東京是什么概念?就從東京到橫濱了。
             
            上海市中心往外50公里已經跑到昆山,80公里已經到蘇州市政府了,我們這邊全是平原,而東京周圍一大片都是山。
             
            中國城市現在這種形態導致了中心城市和周邊其他城區一體化是不夠的,這些地方是哪兒呢?其實就是上海、北京、廣州、深圳這些城市的郊區,與臨近城市中間交界的地方,是未來投資和開發可以有想象力的地方。當然,這些地方是否可以邊片開發,這取決于土地政策。
             
            再來對比一下東京和上海的人口密度是怎么分布的?
             
            東京的人口密度是從中間往邊上沿軌道交通遞減,而上海基本是集中在中間,到了外圍有一些星星點點的地方,一體化程度遠遠不到東京的范圍。
             
            這里我特別要強調,上海外環以內的地方,只占上海面積的1/10左右,半徑只有20—30公里,最遠的地方到松江只有30公里,里面有大量的空地,有大家的想象空間在里面。
             
            從人口方面看,很多人說上海人太多了,這涉及到一個口徑的差異。上海的中心城區只有1200萬人,東京都市圈1300多萬人。上海加上周圍緊鄰的小城市共同組成的“都市圈”范圍內,現在有3000萬人,包括啟東,而東京都市圈3700萬人。
             
            從土地方面看,有一個非常流行的觀點是,上海的土地開發強度太高,而且現在各個地方都在講自己的土地開發強度,甚至認為有一個30%的開發紅線,坦率說,我沒有找到土地開發強度“紅線”的科學依據。
             
            其實開發強度多高跟分母有關系。我做了一個對比,東京都市圈的開發強度是33%,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東京周邊有很多山地。“上海都市圈”在大致相同的面積范圍內的土地開發強度只有29%,并沒有東京都市圈那么高,換句話講,是可以增加土地供應的。
             
            從基礎設施看,有一個說法,上海是全世界軌道交通最長的城市,這是因為我們的“城市”面積相當于歐美大約20個城市。但是看一看東京都市圈的軌道交通圖長什么樣子,就會知道上海的軌道交通建設基本還局限在上海管轄范圍內,遠遠沒有輻射到都市圈范圍。
             
            都市圈與補短板
             
            城市是什么?它是規模和密度,而這個規模和密度是為了生活質量,為了服務業的產業發展,尤其是知識和技術密集型、創新型行業的發展。
             
            城市的發展趨勢就是中心城市會大型化,在中國至少一線城市和一些準一線的城市要跟周邊連線發展成都市圈。
             
            我們應該怎么做呢?補短板。
             
            今天在中心城市周圍的地方,基礎設施完全沒有形成都市圈的概念,尤其是軌道交通,教育、醫療衛生更不要說了,現在大量中心城市還限制外來人口的孩子上學呢。
             
            房子,房子也沒造夠,一方面,在大城市人口流入的過程中,住房還存在短缺,還在限制購買,另一方面,現在的廉租房、公租房沒有完全覆蓋到外來人口。
             
            現在的城市在治理上還是面對戶籍人口的治理,還沒有面向常住人口治理,這都是我們未來的問題。
             
            當我們去補短板的時候,是不是就會讓城市的問題減少?問題減少了,城市是不是就強大了?所以,如果大城市補短板的話,會更加有利于城市的擴張和對外來人口的吸引力。
             
            所以不是說因為城市有問題,我們要停止城市發展的步伐,而是恰恰因為它有問題,我們發現了,去補短板,補充基礎設施、教育、醫療公共衛生、住房,城市的容量就會擴張。
             
            政策解讀
             
            2019年8月26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講到要按照客觀經濟規律調整完善區域政策體系,發揮各地區的比較優勢,促進各類要素的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
             
            提醒大家注意,要提升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經濟發展優勢區域的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這一點變化非常大,以前城市發展的思路是什么呢?就是測一個人口承載力,測出來一個數字,其實也沒太多科學依據,然后就說人口要控制在這個數量。現在改過來了,說要增強經濟發展優勢區域的經濟和人口的承載能力。怎么增加?給地,建基礎設施,提供公共服務。
             
            其他地方怎么辦?在人口流出的地方,保障糧食安全、生態安全、邊疆安全這樣一些功能,然后再保障民生底線,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在發展中營造平衡。
             
            最近一個文件引起了熱議,叫《推進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如果大家把文件吃透,基本可以看到,高層決策者不會因為事件中斷之前改革的步伐。
             
            我從中拎出兩段來講一下,一個是地,一個是人。
             
            關于土地,是這樣講的,要完善土地管理體制,實施年度建設用地總量調控制度,增強土地管理靈活性。“推動土地計劃指標更加合理化,城鄉建設用地指標使用應更多由省級政府負責。并且探索建立全國性的建設用地、補充耕地指標跨區域交易機制。”
             
            注意,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文件里講的是“增強土地管理靈活性,使優勢地區有更大發展空間。”
             
            什么意思?缺地、缺指標的地方,可以從人口流出的地方調入或者買入建設用地指標來用,保證城市能夠擴張。這一點對房地產、基礎建設行業來說,意味著潛在的空間。
             
            接下來一段跟戶籍有關,講到要深化戶籍制度改革,“推動超大、特大城市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在這次文件之前,每一次講戶籍制度改革先講小城市怎么改,這次跳過中小城市,直接講要推動超大、特大城市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
             
            什么叫完善呢?未來以實際居住年限和社保繳納年限為主要標準,一個代表居住,一個代表就業,言下之意,其他標準逐漸淡化直至取消。
             
            最重要的一個積分標準就是教育,這個要淡化,這對農民工群體在居住和就業地落戶非常重要。
             
             
            這個問題為什么緊迫呢?在北京和上海的外來人口里,有接近一半是在城市已經生活5年的,超過20%已經生活10年,再不落戶這些人也老了。
             
            下一句又非常重要了,“探索推動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實現戶籍準入年限同城化累計互認”。比如,我在南京住了兩年,杭州住了三年,最后我落戶想落在蘇州,前面五年是要認的。“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試行以經常居住地登記戶口制度。建立城鎮教育、就業創業、醫療衛生等基本公共服務與常住人口掛鉤機制,推動公共資源按常住人口規模配置。”

            2003-2019 京戶網·版權所有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安貞橋東勝古家園?

            日本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