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htj"><form id="fzhtj"><nobr id="fzhtj"></nobr></form></form>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nobr id="fzhtj"></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ter id="fzhtj"></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nuitem id="fzhtj"></menuitem></nobr></address>

            歡迎來到京戶網,本站免費分享最新戶口資訊!

            生產要素:把符合積分制標準的外來人口直接落戶

            積分指南 2020-04-29 17:20184未知京戶網小編
            當前深化生產要素市場改革已經是共識了。這里,我談幾點非常具體的“當務之急”。今天講到生產要素市場,無非三個方面的問題:人、地、錢。
             
            先講人。關于戶籍制度改革,最近特別強調在特大和超大城市調整積分落戶制度,未來調整到以居住年限和社保繳納年限為主要標準,相應的就要調低教育在積分當中所占的權重,這是積極的。實際上嚴峻的形勢遠遠不是這件事,而是在既有的積分制度已經非常嚴格的情況下,達到積分標準的人都落不了戶。我們所稱的“積分制”,積分僅是一個“準入標準”,還附加了非常嚴的配額制。這個積分制還不如移民到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亞的積分制。移民到別的國家積分的時候,你積分達到了,他不能不讓你去的。我們現在是積分達到了也能讓你不落戶。而且國家間移民的時候,人還沒來就可以給你積分,積分到了就可以移民。我們這兒的積分是人來了,積分也到了,還不讓你落戶。而且最近有一個事情引起熱議,就是外國人要給他們合法的居留權,我們現在給外國人居留權設定的門檻是要低于外地人在北京落戶和在上海落戶門檻的。吸引國際人才的標準和中國人落戶大城市的門檻之間的落差,已經到了沒有辦法往后拖的時候。
             
            再補充兩個數據。最近京戶網的團隊做了一個統計,根據2015年1%人口抽樣調查數據計算,居留超過5年以上的流動人口占比在上海為51.59%,北京為45.06%,超過10年以上的流動人口占比在上海和北京分別是27.97%和22.53%。這部分長期居住在當地無法落戶的人口,如果一直不能得到平等的對待將是巨大的社會問題。
             
            小編的建議是,先把符合當前積分落戶制標準的外來人口,不附加其他條件,直接落戶。另外,對已經在一個城市居住十年了的外來人口,就不要標準,直接市民化,將居住超過五年的也排上日程。
             
            第二講“地”。我們在法理上、學理上,怎么就賦予了城市規劃部門、土地部門那么大的權利,來決定這個土地資源的配置?關于“地”,具體講三件事。
             
            第一個問題是都市圈。大城市逐步發展成都市圈,大家都認同。但是接下來碰到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在北京和上海已經被批的規劃里是要做建設用地減量供應的。現在要推進都市圈建設,有人說,發展都市圈就發展昆山和太倉,上海就不用擴張了,他把發展都市圈理解為發展外圍,中心就可以管住不動了。第二個問題,現在從發展的需求角度來講,上海最緊要的矛盾是自貿區新片區要不要發展。自貿區新片區800平方公里,現在700平方公里是農田,100平方公里是建設用地,中央現在給自貿區新片區的任務是15年以后再造一個浦東,100平方公里怎么再造一個浦東?同時,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包括上海的青浦,青浦大量保持農田,這種情況下怎么建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現在總的建設用地如果是收緊的,而且這個東西寫到2035規劃,得到中央批準。接下來,要在自貿區新片區和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開發,就要在上海別的地方收縮,而且收縮的要比開發的多,這件事情怎么做? 第二個問題碰到了基本農田占用的權利下放。從國家層面的改革導向來講,實際是想增加土地管理的靈活性,去年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也講了這件事情。京戶網http://www.tqmm.com.cn/解決落戶問題。基本農田占用的權利下放,目前限于重大工程。重大工程本來就允許占用基本農田,按照目前的制度可以先用著,用了再備案。但是真正的矛盾在哪里?真正的矛盾在于,既有的規劃如果不動,像上海房價這么貴、用地這么緊張的地方,如果僅僅是產業和居住用地,要占基本農田可以不可以?再具體一點,在都市圈范圍之內將來要建軌道交通,這件事情基本是有共識的。這意味著,未來上海可能有軌道交通連到周邊,比如太倉。那接下來問題來了,軌道交通建好了以后,軌道交通兩邊的土地是農田。按道理來講,軌道交通沿線是最有土地開發價值的地方,這是具體的矛盾。其實,就是基本農田的占用開發和都市圈高效建設之間的矛盾。
             
            第二個問題是功能轉化。最近關于生產要素市場改革也提到了關于土地用途功能轉化問題。現在既有的土地功能轉化第一要符合規劃,第二要報批,比如工業用地理論上可以轉成住宅用地。但是實際操作層面完全不是這么回事兒。第一,如果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地方,要是不把人口管制目標拿掉的話,現在是通過管制住房供應來達到管制人口的目標的。比如說,在上海,實際上是嚴格限制商業用地轉成住宅用地的,如果真的可以靈活轉化,那就對人口控制產生了沖擊。所以,實際上功能管制前面還有一個人口緊箍咒在那里。
             
            同樣的道理,現在上海也知道,工業用地的產出效率太低。我覺得提高土地經濟密度是對的,問題是對比較低的土地經濟密度怎么提高?有兩種辦法,一種辦法是,把工業用地轉成住宅用地,或者轉成商業地產,經濟密度可以提高。還有一種做法,把低效的工業用地轉成農田,把工業用地分母做小了,那平均產出上升了。目前的情況,一定選擇后者,如果選擇前者,就跟控制人口的目標是矛盾的。還有一句經常用的話叫“防止城市無序蔓延”,往往被具體化為,既有的中心城市如果擴張,就是無序蔓延。在發達國家,如果伴隨著人口增長和高密度的城市用地蔓延實際都不被稱為蔓延了。結果是,在人口增長的情況下,如果把中心城區的面積管住了,軌道交通沿線的土地又不給開發,甚至建設用地減量供應,然后低效率的工業用地不是轉成住宅,而是轉成農田,那住房供應增長緩慢,房價就上去了。
             
            第三個問題是農村宅基地的問題。空置的農村宅基地為什么不可以復耕成農業用地,然后將對應的建設用地轉成指標跨地區交易起來?尤其是應該讓農民能夠在自愿有償的前提之下,把閑置宅基地對應的指標帶到他就業和居住的地方去,變成一個資產。
             
            第三講“錢”。講兩個方面。第一是地方政府的融資要區別對待。原來我們面對地方政府債務的上升,基本是全國一刀切的政策,就是覺得地方政府借債太多了,要往下壓。但是問題在于,中國各個地方發展的情況不一樣。我有研究表明,如果看地方政府債務在GDP的比重,沿海地區除了天津嚴重一點,海南次之,其他地方還是健康的,政府負債率大概20%左右。而這塊地方又正好是接下來要搞大建設的地方,要建設城市群、都市圈的地方,是人口流入的地方,那這些地方為什么不能去發債,把債投到基礎設施建設、醫院、學校里去。但是人口流出的地方,當年為什么借那么多債?因為你給了他建設用地指標,他拿這個做土地開發和抵押融資。所以,這完全是空間錯配的問題。地方政府融資在人口流入地、經濟增長潛力大的城市群和都市圈應該是可以放的,它是有回報的。
             
            第二個問題也跟地方政府融資有關,我曾經寫過文章,接下來在金融市場上要做財政和金融嚴格的分家。今天你看中國的金融市場,第一個市場是所謂正規金融市場,正規金融市場里大量的便宜的信貸是流向了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的融資平臺,民營企業融資相對來說受到歧視,尤其是中小企業,這其中,是因為銀行覺得國有部門比較安全。第二塊是影子銀行,影子銀行里大量的融資實際還是地方政府債務,地方政府拿自己的各種各樣的資產(其中主要是土地)去做質押,然后發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公司債券。京/戶/網www.tqmm.com.cn解決戶籍難題。這里的邊際融資成本可以高達14%,甚至更高。而且我們做過相應的調研,越是欠發達的地方,資產質量越差的地方,邊際融資成本越高,當把邊際融資成本抬高到14%甚至更高水平的時候,我們要問兩個問題。第一,付14%以上的利率是不是他投資的項目回報高于14%?不是的,最后來還錢的,第一靠稅收,第二希望中央幫他還錢,第三從來沒有準備還過。但是接下來的結果是什么?當邊際融資成本已經高到14%,甚至更高的時候,民營企業就變成什么局面?既在正規金融系統里比被擠出,影子銀行里的融資成本又高到企業利潤覆蓋不了這個資金成本了。所以為什么所謂的大水漫灌,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始終解決不了?就是我剛才講的結構性問題,正規金融和影子銀行兩個市場其實都通道不暢。
             
            現在出現的是三個東西的最壞組合,第一高利率,第二低回報,第三剛性兌付。這三個東西是最壞的組合,拿掉任何一個都可以,如果高利率、高回報、剛性兌付沒有問題,低回報、低利率、剛性兌付也可以,或者高利率、低回報,但是不要剛性兌付也可以。但是現在在中國影子銀行系統里實際存在的是我剛才講的最壞組合,融資成本高、回報低,還要剛性兌付,那最后所有的窟窿誰來補?要么中央財政轉移支付,要么通脹,讓老百姓背負,我曾經講過,接下來中國金融市場要做的事情是徹底讓地方融資平臺逐漸從金融市場分離出去,政府融資就應該走國債的道路,那國債的道路就是低利率、低回報但是剛性兌付,這個組合是可以持續的。
             
            最后,講一下房子。因為人、地、錢三件事情共同的事情就是房子市場。這幾年京戶網的研究一直在講一件事情,中國的住房市場也是結構性的問題。人口流入的地方不供應足夠的土地,人口流出的地方大量造房子變成鬼城。今年經濟增長下滑壓力這么大,而且這輪事件沖擊有個重要特點,沖擊的大量是低收入群體。它沖擊兩個代表性行業,第一消費性服務業,第二個是出口部門,這兩個部門沖擊的人都是中低收入者,尤其是農民工群體。這樣的情況下,趕緊要加快城市化的進程來拉動內需。城市化進程碰到什么障礙?房子的障礙。所以要結構性地放房地產市場,是在人口流入的中心城市周圍的都市圈范圍內放,伴隨著我們前面講到的土地改革、戶籍制度改革、地方政府融資渠道的改革,在這些人口流入的地方把人、地、錢三個生產要素集中在中心城市周圍的都市圈里。中央層面可能擔心房價漲上去,但是,如果通過增加供給的方式來做一個結構性的房地產政策,增加在人口流入地增加住房供給,是不會產生大規模的房價上漲問題的。
             
            很多人主張不要搞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我基本同意。京戶網的補充意見是,如果是結構性的,伴隨空間結構的調整的刺激政策,其實沒有關系,因為我們要看到中國經濟存在結構性問題。如果在一些短板部門,――比如前面講到的都市圈范圍之內,還有有新的需求的,像醫療、公共衛生、教育,――進行增量的投資,是可以實現促增長、惠民生、調結構等一舉多得的。
             
            最后對教育多說一兩點,我們現在有大量農村留守兒童,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是讓他們到城里讀書。接下來中國很快會推12年義務教育,而我們現在的一線城市,包括北京、上海這樣,長期對于外來農民工的孩子,初中和小學的教育門檻高,普通高中階段教育基本不可能。接下來如果12年義務教育,伴隨前面講到的戶籍、土地改革,中國接下來在一線城市和準一線城市要大量建高中,就是迎接外來人口市民化以后帶來的巨大的高中需求。這里將有巨大的紅利,不管是就業增長(要大量的老師),還是基建造學校。所以,伴隨經濟發展規律的,結構性的投資增加,只要有回報,應該趁著經濟下行壓力增加,趕緊推行。

            2003-2019 京戶網·版權所有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安貞橋東勝古家園?

            日本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