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zhtj"><form id="fzhtj"><nobr id="fzhtj"></nobr></form></form>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nobr id="fzhtj"></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ter id="fzhtj"></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fzhtj"><nobr id="fzhtj"><menuitem id="fzhtj"></menuitem></nobr></address>

            歡迎來到京戶網,本站免費分享最新戶口資訊!

            新一輪城鎮化:放開戶籍推動落戶、人口聚集矛盾顯現

            戶口新政制度 2019-10-10 12:1984未知京戶網小編
            城市化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新一輪城鎮化啟動,戶籍開放推動了落戶,十八大以來,高層對新城鎮化工作高度重視。今年4月初,發改委發布了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標志著城鎮化進入新階段。新型城鎮化建設旨在促進農業轉移人口城鎮化。19年重點任務明確提出了推進1億未登記人口在城市落戶取得決定性進展的目標,并強調放寬落戶條件。人口紅利引擎已經停滯,城市化仍有空間。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勞動力豐富的基礎上的。目前,作為勞動力供給主要引擎之一的人口紅利已經熄滅,但另一個引擎城市化仍有空間,這仍是拉動需求的重要動力。根據國際經驗,預計我國城鎮化率將在十年內迎來第二個轉折點,未來十年城鎮化的紅利仍將存在。
             
            城市化的經驗與現狀。美日經驗:人口集聚矛盾凸顯,都市區治都市病。從美國和日本的經驗來看,人口向大中型城市群集中有一個普遍規律。然而,隨著人口密度的迅速增加,“都市病”逐漸出現。發達國家通常選擇發展周邊城市來緩解都市病。美國的紐約大都會區和日本的東京大都會區都是經典案例。拉丁美洲的教訓:工業化比城市化慢,奇跡般的幻滅和兩極分化加劇。拉丁美洲國家是城市化的反面。拉美國家一般在農業和工業部門之間的勞動力轉移尚未開始的情況下,就提前開始了城鄉之間的人口轉移,從而形成了貧困的城市社會。與“進口替代”戰略的發展模式重疊,強調資本重于勞動力,增長重于分配,拉美貧富差距繼續擴大。中國國情:形成立體經濟結構,從城市化到市民化。然而,我國農村人口基數巨大,大城市的吸納能力有限。單靠發展大城市很難吸納所有的農村移民,也很容易重蹈拉美的覆轍。因此,2000年的“十五”規劃確立了中國特色的城市化道路。戶籍制度嚴重阻礙了城市化進程,導致戶籍人口與常住人口差距較大。出臺14年“新型城鎮化規劃”,強調通過戶籍制度改革,有序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城鎮化。
             
            預計政策紅利。我們認為,新的城市化是未來十年最具確定性和預期的紅利之一。一是“取消對重點群體的落戶限制”,意味著土地制度和戶籍制度改革有望加快;二是“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意味著民生改革將繼續推進;四是,“構建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的城市化空間格局”,就是要推進不同規模、不同層次的城市。協調發展。隨著新型城鎮化進程的推進,人口將繼續向大城市和大都市地區集中,足以支撐我國房地產銷售不會崩潰,也足以支撐居民消費的穩定增長。
             
            一。城市化進入新階段
             
            1.1新一輪城鎮化啟動,開放戶籍促進落戶
             
            十八大以來,高官們高度重視新型城鎮化工作。13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召開了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一次中央城市化工作會議;14年來,印發了《國家新型城市化規劃》;15年來,召開了中央城市工作會議;16年來,國務院出臺了《關于進一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干意見》,對新型城鎮化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今年4月初,發改委發布了《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標志著新一輪城鎮化正式啟動,進入城鎮化新階段。
             
            新型城鎮化建設: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城鎮化。《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和《關于14年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頒布以來,推進農業人口向落戶鎮轉移,一直是城鎮化和戶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務。近年來,落戶限購令全面取消,城市范圍不斷擴大。特大城市落戶的條件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放寬。10月18日,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監督實施了16年落戶計劃,促進1億城市非戶籍人口。在19年的重點任務中,進一步明確了中青旅三市推進1億人口非戶籍人口目標取得決定性進展。為促進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19年重點任務強調,取消二類大城市對落戶的限制,放寬一類大城市對落戶的條件。二類大城市應取消落戶的限制。
             
            1.2人口紅利引擎退出后,城鎮化仍有空間。
             
            勞動年齡人口下降,人口紅利引擎停滯。高層高度重視新型城鎮化的原因是什么?我們知道,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很大程度上依賴于豐富的勞動力,勞動力的供給主要來自兩個引擎:一是出生潮帶來的人口紅利,二是城市化背景下農村人口向城市轉移。然而,中國15-64歲的勞動適齡人口數量在13年內達到頂峰,14年來一直處于負增長狀態。到18歲,勞動適齡人口已降至10億以下。這意味著,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逐漸消退,勞動力供應的一個主要引擎正在停滯。
             
            2.城市化的經驗與現狀
             
            不難發現,“城市化”一詞在高級別政策文件中被廣泛使用,而“城市化”一詞在國際經驗中使用得更為頻繁。兩者有什么區別?首先,我們要從發達國家城市化的經驗入手。
             
            2.1美日經驗:大都市地區人口聚集與都市病治療的矛盾
             
            普遍規律的發展,使人們向“大城市”遷移。從世界主要國家的發展經驗來看,存在著人口向大中型城市群集中的一般規律。城市經濟學中的齊普夫定律揭示了一個國家的城市規模分布,即一個國家最大的城市人口是第一批城市人口的三分之一。此時,城市人口對數后的排名與人口規模呈負相關,且散點圖呈斜下直線。這一規律已被證明與大多數國家和不同歷史時期的城市規模分布是一致的。結果表明,大城市的增長速度并不比小城市慢,因為規模效應完全補償了邊際成本的增加。
             
            人口密度上升,出現“都市病”。然而,隨著大城市人口的集中和人口密度的迅速增加,“都市病”開始逐漸出現,如19、20世紀倫敦空氣污染頻發。例如,我們的鄰國日本在發展過程中也面臨著中心城市資源日益短缺的問題,而發達國家則選擇了發展周邊城市的思路來緩解大都市的疾病。
             
            美國紐約大都市區:人口從中心區向外圍擴展。以美國最具代表性的都市圈發展為例。十九世紀初,紐約的人口主要集中在曼哈頓的小島上。1800年,曼哈頓占紐約市總人口的75%以上。從1800年到1810年,曼哈頓的年平均人口增長率為4.8%,略高于紐約市4.2%的年平均人口增長率,人口仍處于城市中心。專注。但隨著人口的快速增長,中心城市的負擔越來越重,人口不得不向周邊城市擴散。20世紀初,曼哈頓的人口增長甚至開始呈現負增長,而紐約大都會區的人口增長開始超過紐約市的人口增長,反映出人口從中心區向外圍擴張的趨勢。
             
            日本東京都:人口流入繼續增加。以東京為例,由于人口不斷涌入,東京的人口密度一直在穩步上升。1950年,每平方公里只有3000人左右,而1965年,每平方公里有5300多人,此后一直保持在這個高水平。由于城市土地資源有限的制約,人口的不斷流入必然導致房價的上漲,增加經濟活動的成本。1963年,東京的榻榻米平均租金為550日元,1968年升至827日元,年平均增長率為8.5%,68-73年超過10%。
             
            隨著人口和資源的平衡,大城市地區已經崛起。為平衡中心城市人口集中與資源有限的矛盾,緩解“大都會病”問題,日本先后在東京附近建設了多個城市,如多莫新城、千葉新城和筑波科學城,以緩解人口密度過大的問題。這些周邊城市不僅可以在中心城市的輻射下享受到發展紅利,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中心城市的人口壓力,從而形成日本最大的東京都市圈。
             
            十九大報告曾指出,“以城市群為主體,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市格局”。然而,美國和日本在“先發展大城市,后發展大都市”方面的成功經驗并不具有普遍性。拉美國家是這方面的反面教材。
             
            土地高度集中,貧困人口不斷增加。20世紀40年代初,農業仍然是拉丁美洲經濟中最基本的生產部門。阿根廷和巴西農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0%以上。在哥倫比亞,這一比例高達45%,在委內瑞拉和智利,這一比例也超過了10%。然而,拉美國家的土地所有權狀況極不平衡。土地主要集中在寡頭手中,而不是大部分農民手中,導致農村貧困人口不斷增加。這個問題沒有得到緩解。以巴西為例,2003年,占地2000公頃以上的大農仍占全國土地面積的近三分之一,而不足10公頃的大農只占全國土地面積的2%。
             
            貧困人口進城增加負擔。工業化進程帶來的就業機會導致農村貧困人口大量涌入城市,這從表面上加速了拉美國家的現代化進程。但是,由于工業化的速度遠低于城市化,工業化還不足以吸納農村貧困人口的就業。這部分人口的絕大多數實際上被城市的傳統部門或貧困部門所吸收。拉美國家在農業和工業部門勞動力轉移尚未啟動的情況下,提前啟動了城鄉人口轉移。這種人口向傳統城市部門的集中,形成了城市貧困社會,為加劇貧富分化奠定了基礎。
             
            強調資本,輕視勞動,加劇了貧富分化的隱患。上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初,拉美國家普遍實施并繼續深化“進口替代”戰略,謀求發展資本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工業部門,希望增加對工業產品的需求。這一時期,拉美國家工業化水平有所提高,但偏離資源優勢的進口替代戰略并沒有真正提高拉美國家的出口競爭力。要保持這一戰略,拉美國家必須加大對國內產業的保護力度,繼續保持高投入、高負債的發展模式。因此,他們過于重視資本的貢獻,輕視勞動。貢獻。再加上通貨膨脹的抬頭,資本、勞動力和技術的定價進一步扭曲,為貧富差距擴大埋下隱患。
             
            經濟奇跡只是曇花一現。喝一品紅可以止渴,消除貧富分化。1964年,巴西保守黨發動軍事政變,此后巴西開始了為期21年的軍事政府。軍政府依靠富人的支持,不試圖滿足底層民眾的要求。相反,它將大量資源投資于制定“進口替代政策”所需的行業。社會財富集中在大量人手中。“重增長、輕分配”的發展模式,使巴西經濟迅速騰飛,創造了舉世聞名的“經濟奇跡”。然而,“喝一品紅解渴”的發展模式已經讓巴西經濟蒙受了不小的損失。三大癥狀是貧富分化加劇、產業結構畸形、債務急劇上升。73年來,巴西經濟急轉直下,到了81年,巴西經濟增長率已降至-4的歷史低點。要點。
             
            2.3中國國情:從城市化到市民化的立體經濟結構形成
             
            中國的國情也決定了我們不能簡單照搬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城市化”經驗。
             
            00年:立體經濟結構逐步形成。中國農村人口基數巨大,大城市吸收能力有限。單靠發展大城市是不可能吸納所有農村移民的,很容易重蹈拉美國家的覆轍。事實上,中國傳統經濟二元結構的特點決定了中國不能直接從傳統的農業社會走向現代工業社會的發展,而必須經歷一個農業部門的三元結構時期,農村工業部門和城市工業部門并存。從高層看,2000年發生了從“城市化”到“城市化”的思想轉變。在今年通過的“十五”規劃中,小城鎮的重要作用首先擺在面前。認為“發展小城鎮是推進中國城鎮化的重要途徑”,確立了中國特色城鎮化道路。
             
            城鎮化“不完善”,戶籍制度阻礙發展。然而,由于制度缺陷的存在,我國的城市化道路依然坎坷。目前,我國城市化率統計有兩種口徑。我們通常所說的59.6%的城市化率是以常住人口為基礎的。按戶籍人口計算,18年城鎮化率僅為43.37%。戶籍人口城市化率與常住人口城市化率的“裂縫”,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我國城市化仍然是一個“不完全”的城市化。戶籍制度的存在,使得一些城鎮常住人口沒有充分受益于城鎮的崛起。
             
            14年:從城市化到市民化。當前政府意識到,戶籍限制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經濟和城市發展,產業部門之間勞動力要素配置的不平衡也與此有關。在此背景下,《國家新型城鎮化14年規劃(2014-2020)》指出,新型城鎮化的核心是“以人為本”。要讓人民群眾共享城鎮化成果,通過戶籍制度改革,有序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城鎮化。
             
            三。人口聚集潮開啟
             
            3.1現象:地方政策頻頻爆發,東莞市軍隊出現
             
            地方政策頻出,落戶限購政策放松。事實上,在國家發改委公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前后,很多地方都出臺了放寬戶籍限制的政策和措施,以放松過去對落戶的限制。比如河北省省會石家莊,下發《關于在我國城鎮實施落戶限制的意見》,真正實現“零門檻”落戶。河南省在《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實施方案》中指出,要推動放寬落戶條件。鄭州等城市全面取消對落戶的限制。即使在廣州、南京等特大城市,對外來人口特別是高學歷人才的限制也有不同程度的放寬。
             
            廣東省獲得了第一名,低水平城市也有機會。頻繁的地方政策會引發一輪民戰,哪些城市具有先發優勢?從18年來常住人口增長來看,廣東省對外來人口最具吸引力,在全市率先掀起“人民戰爭”。18年來,廣東省21個城市中,有5個城市的常住人口增加了10萬多人。值得注意的是,佛山、珠海、阜陽、茂名等城市常住人口增長速度也位居全國前列。可見,低水平城市在人口競爭中也有機會。只要注重挖掘和發揮自身優勢,也能吸引外來人才。
             
            3.2趨勢:一線優勢依然存在,二線強勢崛起
             
            那么,現階段人口流動趨勢如何?我們可以從兩個維度來衡量現有的競爭格局:一是常住人口的增長速度,由于人口的自然增長在短期內基本穩定,常住人口的增長速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短期的凈流入水平;人口凈流入率(1戶籍人口/常住人口)越高,該地區吸引的外來人口越多。但是,由于戶籍的限制等原因,這部分永久移民無法順利轉為戶籍人口。一般來說,常住人口增長較快、人口凈流入率較高的地區對流動人口具有較強的吸引力。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和戶籍制度的放寬,將進一步吸引人口的流入。接下來,我們從城市群、省市三個維度對它們進行了比較。
             
            沿海城市群更具吸引力,中西部地區人口凈流出。首先,從城市群的角度看,包括粵港澳(不含中國港澳)在內的東部沿海城市群和長三角城市群的凈流入率和常住人口增長率均居第一位。其中,粵港澳城市群吸引力最強,凈流入43.7%,常住人口增長2.4%,明顯領先于其他城市群。在長江中游、成渝、中原城市群等中西部地區,戶籍人口存量仍處于凈流出狀態。此外,京津冀常住人口增長速度落后于六大城市中甸,近年來流動人口吸引力減弱。
             
            廣東和浙江的增長速度領先,北京和上海的戶籍限制。其次,在省級層面,廣東、浙江以較高的凈流入率實現了常住人口的領先增長。受更加嚴格的戶籍制度的制約,北京、上海、天津的人口凈流入水平較高,但近年來常住人口增長速度低于多數省份。北京甚至連續兩年出現常住人口負增長,城市吸引力逐漸減弱。此外,東北地區的常住人口流失形勢仍不容樂觀,黑市遼三省常住人口均呈現明顯負增長。
             
            特大型城市吸引力最強,I型城市增長率高于特大型城市。與其他類型城市相比,特大型城市的人口凈流入率接近特大型城市,而常住人口的增長速度遠快于其他類型城市,吸引了流動人口。第一類城市常住人口增長率高于特大型城市。一方面,在嚴格的戶籍制度影響下,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的吸引力減弱。另一方面,也說明二線城市的人口吸引力越來越強。此外,我國中小城市戶籍人口存量仍處于較為明顯的凈流出狀態。
             
            3.3前景:誰將贏得人口競爭?
             
            產業結構調整是中長期人口遷移的根本原因。雖然推動人口流動的因素很多,包括教育、醫療、環境等,但從長遠來看,產業結構調整是主要原因。以美國為例,美國人口經歷了長期流動的趨勢。20世紀70年代以來,芝加哥、匹茲堡、底特律等傳統產業集聚區“鐵銹帶”典型城市人口呈負增長趨勢,年人口下降幅度超過0.5%。與“鐵銹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以高科技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為主的西海岸迎來了大量人口涌入,1970年至2010年,圣何塞和圣地亞哥的復合年增長率超過1.5%,而同期美國的年復合增長率僅為1%左右。
             
            創新推動產業結構調整。美國城市發展的經驗也證實,人口最終將放棄傳統產業,向創新產業集聚。在我國,隨著經濟結構的轉變,各省的人口凈流入率與投資率之間的相關性一直很低,甚至存在一定的負相關關系。但是,人口凈流入率與研發投入強度之間存在顯著的正相關關系。例如,深圳在教育和醫療資源方面并不占主導地位,但在吸引流動人口方面卻遙遙領先。其根源在于其強大的創新能力。騰訊、華為等一批新經濟領軍企業誕生,東北等傳統產業面臨嚴重的人口外流困境。
             
            美國的經驗和中國的現狀都表明,誰能加快創新,誰就能促進產業升級,誰能促進產業升級,誰就更有可能贏得人口競爭。
             
            四。預計政策紅利
             
            我們相信,城市化將是未來十年最具確定性和預期的紅利之一。今年4月發改委發布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標志著城鎮化進入新階段,新一輪城鎮化帶來的政策紅利值得期待:
             
            首先,“取消落戶限制”意味著農村土地制度和城鎮戶籍制度改革有望加快。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核心是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實現土地收益的合理分配。從中長期來看,農地市場化可以增加農民收入,為“重點群體”落戶提供經濟基礎,戶籍制度改革的核心是推進農民工城市化,加快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的銜接,最終擴大內需,導致投資和消費的擴大。
             
            其次,“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意味著民生領域改革將繼續推進。“促進無落戶的城鎮常住人口平等享受基本公共服務”是指暫時無落戶的城鎮常住人口,以城鎮為載體,確保他們全部持有居住證,提供基本公共服務和服務設施。這也意味著就業、教育、醫療、社會保障、住房等民生領域的各項改革有望繼續推進,使城鎮農業人口轉移也能實現“勞有所得、育有所獲、病有所醫、養有所養,和生活”。
             
            隨著新型城鎮化進程的推進,人口將繼續從農村、鄉鎮向大城市、大都市集中。人口的進一步集中,必然導致生產效率的提高,以及住房、教育、醫療等方面的需求的增加,這足以支撐我國房地產銷售不至于崩潰,也能夠支撐居民消費的穩定增長。

            2003-2019 京戶網·版權所有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安貞橋東勝古家園?

            日本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